小導演大觀眾多元教育平台
 

 

 
 

 

台灣安寧療護紀錄片三部曲

開拍日期:2017715日。

完成日期:2022715日。

如果您願意協助導演完成本片,或對這議題有任何建議。請與我們連絡。

連絡方式04-22139478 cinemacharger@gmail.com

一、導演的話:陳正勳

所有的旅行不論是豪華、套裝,或是自由行,都有導遊或是手冊,指引著旅客享受這趟行程,告訴你這裡好玩那裡好吃,最後還歡送我們回家。人生同樣也是一趟旅行,出生就出發。這趟人生之旅不但不用大包小包的準備行李,還是百分百的落地招待。一出生落地,就有家人為我們準備一切。

但生活再精彩,風景再美好,最後總是要回家。在這趟人生旅程中,有父母、家人、師長與朋友扮演著導遊的角色,告訴我們長大後要做什麼才賺錢、另一伴要怎麼挑才幸福。但在這些各式各樣的安排與建議裡,就是不告訴我們該如何迎接人生的終點,好好回家。

我父親在民國91年診斷出肺癌,這時間剛好是我結束新兵入伍訓練,分發下部隊的時候。52歲的父親,歷經電療、化療。原本期待中壯年的他,有很高的五年存活率,結果不到一年他就離開了。從滿懷希望積極治療到默默的放棄,我們都不知道該如何跟父親談死亡這件事。

病人不開口,家人不敢提。生活像是一幅靜止不動的黑白照片。唯一敢照動不誤的,就是牆上從不停下腳步的時間。

「小燕子」是居家安寧療護護士,一個嬌小的女生,帶著瑪啡止痛針到家裡。她坐在父親的床邊,突然用台語問:「阿伯,你準備好了嗎?」。這句話沒人敢提,小燕子倒是像資深的導遊告訴著旅客:時間差不多了,要準備打包行李回家了哦。她說的自然,但一旁的我們都僵了。我永遠忘不了父親的回答。他笑著說:我準備好了。

這一句「我準備好了」,讓父親與我們終於可以敞開心面對死亡,幫助他打包行李與完成心願,讓他最後一段回家的路,走的安心。

「安寧療護」是人生最後一段旅程的導遊,她指引一條最舒適的回家之路。但大多數人,卻經常忘了、慌了、甚至躲開了這位生命導遊。於是有些人的回家之路總是如此不堪。

謝謝小燕子,還有把安寧療護引進台灣的所有人。

我有份使命感!希望能紀錄與介紹台灣安寧療護的故事。讓更多人的回家之路能夠在這位導遊的協助下,安心回家。

二、影片主軸

這是台灣安寧療護史的紀錄片,以從事安寧療護人員為主角。

台灣過去已經有不少以病人為主題的紀錄片,敘說生病或走到生命盡頭時的故事。但是我想再往前一步,前進的這一步有二個關鍵意義。第一個意義是補足紀錄片光譜上比較缺乏的拍攝主題,也就是以安寧療護人員為主角。

第二個意義是積極的社會性,讓影片不再只是傳遞感動的媒介,不再只是看完一個病人故事之後的感觸與安慰。而是大眾能夠更加認識安寧療護的重要與功能,並在需要時懂得找這位生命導遊,協助我們好好回家。

台灣安寧療護從1983 年康泰醫療基金會成立安寧居家療護,一路到現在,已有30多年。本計畫預計以三部曲,三部影片的形式拍攝台灣安寧療護史。每部影片的拍攝方向說明如下:

首部曲:遺憾

沒有遺憾,就沒有美好。

所有美好的事情,我相信背後都有一個遺憾的力量推動著。正如我要開拍這部紀錄片的初衷,也是來自一個遺憾。那就是當我父親生病時,電影系畢業的我居然沒有拿起攝影機為他留下任何影像。

首部曲的主角們是推動台灣安寧療護的重要前輩。相信他們之所以願意學習、引進與推動台灣安寧療護這件美好的事情,背後肯定也有不少遺憾。這「遺憾」向內看,也許有自己或家人朋友的故事;往外找,或許曾是目睹病人的故事所帶來的震憾與惋惜。

本片預計以「推動台灣安寧療護重要前輩們的遺憾」與「台灣安寧療護的推動與發展」二條敘事線交織成首部曲。希望影片在綜觀上,能描繪台灣安寧療護的緣起與發展。在微觀上,藉由遺憾的故事走進觀眾的心裡,產生共鳴,讓觀眾正確認識安寧療護的本質與價值。

二部曲:真好

在安寧療護的協助下,病人與家人終於可以好好的面對死亡,然後好好的享受當下。這種感覺,真好!

本片預計以「安寧療護可以幫忙什麼」與「受到幫忙的人」二條敘事線交織成第二部曲。期待呈現安寧療護有那些技巧、方式與服務可以協助個案的身心靈,活的精彩,安心回家。

第二部曲會兼顧到「安樂死」的議題。因為活著真好,但活著也就代表人有「選擇」。所以哲學家海德格把死亡定義為:「不可能有進一步的可能性」,也就是人死了就沒得選擇。但是到底是擁有結束自己生命的選擇,好?還是透過安寧療護的陪伴,自然的死亡,來的好?這個問題會在第二部曲裡進行探討。

三部曲:燕子

燕子,秋去春回,會再來的。死亡,有時候反而是關係的另一種開始與互動。就像我父親縱使走了10多年,我還是經常想念他。他的離開就像燕子一樣,他的身影、他的微笑、他的溫度,總是回到我們的心裡。

本片預計以「安寧療護人員照顧過印象最深刻的病人故事」與「他們的家人」,做為二條敘事線。第一條敘事線是安寧療護人員從事這項工作後,對他們本身的生命帶來什麼樣的影響。第二條敘事線是陪伴病人走過生命盡頭後的家人,經過多年後,他們如何懷念往生者,以及他們如何看待這段一同走過安寧療護陪伴的日子。

 

 
新增網頁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