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導演大觀眾多元教育平台
 

 

 

放下雖有不捨,但什麼都捨不得的旅程走不遠!

        放下雖有不捨,但什麼都捨不得的旅程走不遠!2008年9在職進修考上東華大學多元文化教育博士班,每星期搭上六點多第一班的高鐵直奔台北,再轉太魯閣號到花蓮上課。一下火車站就直奔教室,第二天一下課就直奔火車站回台中教書。原本要三年才能修完的課,我一年半就修完。因為交通費很貴,一個月也要將近一萬塊。所以我對花蓮好山好水的地方,沒有什麼印象,不是在趕車就是在等車。


       這一年半的修課不是人過的生活,索性後來我就睡在研究室,經常徹夜趕報告。聽學弟妹說,所上後來改了規定,不准同學二年內修完所有的課。像我這樣瘋狂的人應該不多吧,搞不好也許是第一個。沒幾年也順利通過資格考,取得博士候選人的資格。我只剩下最後的論文,論文早早就起了頭,過去發表的文章也都跟論文有關。但如果要寫完它,並完成一份對的住自己的論文,這需要時間,但可惜現在與可預見的未來,我並沒有這樣的奢華時光。這學期我博士六年級了,之前只短暫休學一學期。但這學期我申請「退學」,放棄這個即將卻又沒有時間到手的學位。老師與朋友說,為什麼不先休學,給自己緩衝一段時間再說。我的想法是,正在創業拍片與發行影片的我,已經很肯定在未來五年內都得投身在事業上。所以與其要拖著到最後可能寫不完,不如在此放手,瀟灑些。


       看著這張博士班新生入學,第一次與老師、同學與學長姐聚餐的照片。滿滿的回憶頓時湧上心頭。我放下的是學位,永遠留在心頭的是師生之情。特別感謝二位老師,一位是指導教授王采薇老師,另一位是新生導師張德勝教授。

 

 
 
 
 
新增網頁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