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導演大觀眾多元教育平台
 

 

 

張英陣教授-貧窮、希望與儲蓄互助社

張英陣教授

       今天到暨南大學拍攝社工系張英陣教授,請他談儲蓄互助社。在近三小時的訪談中,我的眼就像窗外灑落的夕陽,熱熱的微濕。他從小因為父親的關係也就加入儲蓄互助社。印象深刻的是過年除了長輩給的紅包之外,他還可以多拿一份紅包,就是存在儲蓄互助社的錢所配的股息。張老師說當時真的是用一個紅包袋裝著股息,當孩子的他總是超級開心的。他在美國攻讀博士時以貧窮做為論文主題,他分享了一個故事令我難以忘懷。


       有一對夫妻當初從宜蘭來台北工作時,先生開計程車太太做點小工,當時一片榮景也存了一點積蓄。他們想說只要好好的工作就能過上美滿的小康生活,結果先生賭博輸掉了家產。太太獨自面對這樣的情況,而她又正懷著第二個孩子,再一個月就要生產了。她沒有足夠的保證金住院生產,家裡的錢又被先生賭光了。快接近生產時她還是籌不到錢,走投無路下,她只好把孩子先托鄰居照顧,自己一個人坐著車回到宜蘭找媽媽。當時手機與電話不普遍,媽媽看著女兒回家很驚喜,問女兒說:你怎麼挺著大肚子一個人回來。女兒說不出口自己的困境,最後說出口的竟是:「好久沒有看見媽媽了,我很想你」。媽媽為女兒煮了一頓飯後,就要女兒趕快回台北待產。她一路坐回台北抱著兒子痛哭一晚。最後她又坐著火車回到宜蘭找媽媽,這一次她不能再說只是因為想媽媽,只好照實講了。


       張老師說人是要有尊嚴的,不然那有女兒不敢開口跟自己的媽媽借錢。什麼樣的方式才能借錢借的有尊嚴,儲蓄互助社就是最好的答案。因為這是一個以人為主的社群,而不是以錢為主的組織。


      

       尊重與接納不一樣,尊重是我知道你跟我不一樣,只要你不侵犯到我,我也不會干涉你什麼;接納是我除了尊重之外,還要跟你有互動並建立好的關係彼此幫助。用錢區分人是最快的:有錢人、中產階級與窮人。但最快的方式往往是最糟的開始。我散步在暨南大學的校園裡,夕陽與微風以黃金比例般的調和著每一口我呼吸的空氣,那是滿滿的感動。我慢慢的光合作用這大大小小的故事,期勉自己在明年完成這一部儲蓄互助社的紀錄片。讓每一口的空氣都能叫我們抬頭挺胸!


 

 
 
 
 
新增網頁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