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導演大觀眾多元教育平台
 

 

 

陳正勳 | 2016/09/27

老師好

我懷念「老師好」這個問候。民國93年我開始在大學執教,與學生年紀相差不到8歲。年輕教師的活力正如太陽一樣,散播著熱情,希望學生能夠有一技之長。原本想像的教育現場,現實裡卻一步一步變的奇怪。太陽成為夕陽,於是7年後我捨棄了這份教職,開始創業之路。大家對我打招呼的方式,從「老師好」慢慢的變成「導演好」。 三人行雖然必有我師,不過老師在每個人年少求學過程中的影響,往往都會是一輩子的。但是最近有一種強烈感受,同樣一句話與觀念如果是課堂以外的人講,例如明星或者導演,學生反而比較願意聽。所以對學生愈好,反而外面的人對他比較有影響力。這種現象就像是父母與孩子的普遍關係。父母能夠忍受,是因為他們是父母,所以溺愛。教育現場出現這種關係,是因為老師不想多事,不想砸掉飯碗,因為現在的制度溺愛孩子。滿意自己有所成就的人,都能夠想起曾經對他深愛但是嚴格的老師。這種曾經愈來愈少了,也愈來愈晚了。 愛是父母的天性,也是老師的職業道德。我們不缺少愛,愛都多到可以溺死小孩了,缺的是有一個體制能夠保障老師可以教導學生最重要的事,人與人之間的尊重與態度。我懷念「老師好」這個問候,更要大聲向我的老師們,說聲「老師好」。  

楊濟襄 | 2013/10/25

生命就是紀錄片。只要你有心,

生命就是紀錄片。只要你有心,人人都可看到自己,最滿意的身影。 楊濟襄副教授 國立中山大學中文系 教育部「生命禮儀與文化詮釋」績優通識得主 對現代人來說,拍攝影片非常容易,看看youtube每天的上傳量就可知曉;當然,這一切與攝影器材的平易和編輯介面的友善,密切相關。可以說,我們在這個時代已經漸漸習慣用影片來傳遞訊息,甚至用影片來記錄事物、彼此溝通。 我是中文系的老師,平日習慣與文字為伍,我常跟學生說:「會寫中文,不代表就能通情達意;能寫文章,也不代表就是言之有物。」更何況,我們現在面臨著影音流竄、資訊傳播異常快速而飽和的時代?金剛經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善用多媒體固然重要,但是,如何在耳目神馳的混亂中,脫穎而出,「役物而不役於物」,顯然才是勝出的關鍵。 試問,每天看過、讀過這樣多的訊息,您記住了哪些?哪些事能讓您回味無窮、咀嚼再三?答案似乎只有一個:就是貼近你我生活、與我們的生命共鳴互感者。並非所有人都能具備生花妙筆啊!人手一機草就的影片,固然平易可得,但怎能寄望它深刻得讓人念念不忘?紀錄片,可不是隨隨便便的記錄啊! 認識正勳,是在映片場;了解正勳,是在影片中。 他拍攝一系列疾病故事的紀錄片,在2010年更在一群感染科、小兒科、婦產科或腫瘤科的醫生之間,以「一顆」鏡頭的故事,獲得衛生署頒發「傳染病防治貢獻卓越個人獎」。「可以掌握的生命,千萬不要輕易錯過」─這是正勳的呼籲。罹癌父親的驟逝,親子之間似近而遠的無奈和疏離,正勳和父親之間,來不及說出的愛,再也無法回溯及彌補。秉持著與生俱來的導演敏感度,透過細膩而冷靜的蒐羅,正勳注意到,類似的遺憾在台灣的醫院病房裡處處可見。 有了紀錄片,生命縱使會無常的消失,但不會留下遺憾。因為有了紀錄片,病人、家屬與健康或生病的我們,都會對自己的生命有更深刻的體會。「疾病」有了故事,「遺憾」有了紀錄,生命就有希望。─陳正勳 正勳是個善於說故事的導演,他很擅長在影片裡「穿針引線」。透過他的演繹鋪排,紀錄片便是有溫度的生命體。「有故事的你」、「說故事的我」與「聽故事的他」,能夠一同呼吸,一同讚嘆,一同歡呼,一同飲泣。 在正勳成立「小導演大觀眾」的推動下,已發行了上百部的紀錄片,成為學校教學或團體議題討論的最佳媒介。無論是專題演講或是讀書會的帶動,觀眾在紀錄片的故事情境裡得到暖身,心暖了,參與的動力就提高了。紀錄片,讓觀眾產生共鳴,有了感動而打開心房,進而在講師的引導下,才能有深入的互動與對話的可能。「教育」需要紀錄片!心房先暖身了,知識才有真力量。正勳深知這一點的重要,他更是一位難得能夠同時拍得好、說得好與寫得好的人才。因此他經常受邀到台灣各地與兩岸,帶領觀眾從不同的紀錄片裡找到生命的價值。 「豐富生命的秘密,是看見與感受別人的故事;說出自己的故事,就是生命豐富生命的開始」─這是正勳最常說的二句話。他用「小導演大觀眾」的發行平台做為第一句話的實踐。而「大導演看世界」的拍攝計畫,就是他以「企業文化」、「疾病故事」、「生命勇士」、「生態環保」、「我的信仰」與「多元文化」這六大主題作為對第二句話的行動,尋找與鼓勵有感同身受的人,也能拍出自己的故事。 2012年正勳完成的《瑞成書局─種子照亮人間路》百年企業紀錄片,在海峽兩岸所舉辦的映片會往往座無虛席。大家不只認識正勳、認識瑞成書局,還認識了企業所以能永續經營,其活力源泉—竟然是肇因於企業的經營初衷,所形塑、所承傳,綿瓞相沿、終而枝繁葉茂、代代相承的企業文化、企業生命。 正勳的作品所以能產生這樣的影響力,與他處事不紊、對影像材料鉅細靡遺、抽絲剝繭的認真態度有關。正勳將每一位記錄對象的「生命力」,當作他作品的主要元素,更可見他誠懇真摯、「入其理、同其心、合其情」;因此,他每一部作品都能有恰如其分的形貌,和豐富貼切的感動力。多年來我潛研生命禮儀,透過儀俗記錄台灣的人事物,總覺得如果缺乏專業的詮釋、少了合情入理的生命共感,那麼,繁瑣的田野記錄,終將只是埋沒於歷史故堆罷了。 正勳的影像記錄,讓我看到「故事」也可以「活靈活現」,因為,正勳是個有「心」人,他用「心」閱讀每一位記錄對象的生命故事,他用「心」與人交陪,所以他的作品也能讓世間的有心人動容。 正勳用他的影片,記錄人間最平凡的感動,也用他的影片讓大家了解--生命,原來可以擲地有聲,每個人都可以是最不平凡的身影。        

陳正勳 | 2013/06/18

遠東人影展

遠東人影展        參加遠東科大舉辦的<遠東人影展>,這是輔導中心辦的活動。我和中心已經配合有四五年的時間,一開始只是單場演講。後來進一步在課堂上演講二次,第一次教拍片,第二次驗收成果。由於是課堂作業,雖然也有佳作,但大多都是抱著繳交作業的心態。所以前年改為二天的紀錄片工作坊與採取自由報名的形式。輔導中心的邱兆宏主任是一位非常有想法的人,勇於嘗試不同的方式進行輔導工作。我們共同的想法是,看見別人的生命,是最能幫助學生珍惜自己與找到幸福的。而最好的方法,就是透過拍紀錄片。因為你不僅要學習如何與人建立關係,更要一再重看拍攝的素材。而這個過程讓你有時間一再回味、沉澱與思考生命的意義。今天是第二屆的成果展,成果遠遠超乎我們的想像。承辦這個活動的王孟羚老師跟我分享了以下的心情,看完後,我超級無敵感動。與朋友們分享孟羚老師的收穫: 呼~遠東人影展終於結束了不知道大家現在心情如何?是開心嗎?是感動嗎?鬆一口氣?還是沒感覺?沒辦法在事後一一和各位深談整個歷程但很想回饋點自己現在的心情 給這一屆的你們… 其實 辦這個活動 真的壓力很大要維期一段很長的時間是壓力在一段長時間的過程 要處理關於活動或無關於活動的工作內容 是壓力帶領一大群學生,相處時不熟時又不能表現很害羞的自己是壓力要聆聽很多人在過程中的無奈、無助、生氣、或想放棄的想法 也是壓力要面對無助的自己 也是壓力這些大大小小的壓力說實話 只能回到家默默的消化,吸收 到學校再繼續撐下去 和你們撐著… 但你們每一個人真的都很棒,很厲害,很讓人佩服為著一件生命過程中 不一定可以擁有的經驗 也不一定需要擁有的經驗堅持下去…一開始 每個人來的想法都不一樣有人抱著期待、有人因為想衝分數、有人是因為友情、陪同學一起來有人是好奇、有些人可能是玩,也有人是認真的想學點東西種種因素 將來自不同科系的你們集合起來集合到遠東人影展的活動當中… 現在活動結束了 剛剛送導演到車站的回程我終於有時間好好消化 吸收 你們這些孩子們帶給我的感動到底是什麼最後 我終於歸納出一個重點 那是因為我被你們的「生命力」感動了在和你們在一起的過程 對我來說 這已經不只是一個辦活動的工作了而是大家彼此生命的感染與交流 聽著你們訴說過程中的許多情緒讓我看到 有了情緒 你們要怎麼帶著情緒完成工作看著你們不放棄 讓我看到 人生就是要為一些說不出為什麼的事情堅持著 在小小的20歲出頭的孩子們身上(有人甚至不到) 有著如此強大的力量讓我好感動 也好感謝!謝謝你們每一個人在這個過程中無論付出多少 參與多少你們都應該會自己這一段生命經驗喝采知道嗎?因為 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像你們這樣的不容易與了不起! 希望 活動結束後 還是能常看到大家來諮輔中心晃晃 走走 繞繞偶爾過來和我打個招呼 我會很開心的∼也希望 大家可以帶著自己這一段生命過程 獲得的經驗繼續走向未來許多生命要面對的挑戰!加油: )

 

 

 

專欄作家

陳正勳 

謝錦桂毓 

楊濟襄 

許欽福 

陳介玄 

張司聿 

粘錫麟 

 

 

 

 第一頁 |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最末頁   1 / 1

 
 
 
 
新增網頁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