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導演大觀眾多元教育平台
 

 

 

陳正勳 | 2016/09/27

老師好

我懷念「老師好」這個問候。民國93年我開始在大學執教,與學生年紀相差不到8歲。年輕教師的活力正如太陽一樣,散播著熱情,希望學生能夠有一技之長。原本想像的教育現場,現實裡卻一步一步變的奇怪。太陽成為夕陽,於是7年後我捨棄了這份教職,開始創業之路。大家對我打招呼的方式,從「老師好」慢慢的變成「導演好」。 三人行雖然必有我師,不過老師在每個人年少求學過程中的影響,往往都會是一輩子的。但是最近有一種強烈感受,同樣一句話與觀念如果是課堂以外的人講,例如明星或者導演,學生反而比較願意聽。所以對學生愈好,反而外面的人對他比較有影響力。這種現象就像是父母與孩子的普遍關係。父母能夠忍受,是因為他們是父母,所以溺愛。教育現場出現這種關係,是因為老師不想多事,不想砸掉飯碗,因為現在的制度溺愛孩子。滿意自己有所成就的人,都能夠想起曾經對他深愛但是嚴格的老師。這種曾經愈來愈少了,也愈來愈晚了。   愛是父母的天性,也是老師的職業道德。我們不缺少愛,愛都多到可以溺死小孩了,缺的是有一個體制能夠保障老師可以教導學生最重要的事,人與人之間的尊重與態度。我懷念「老師好」這個問候,更要大聲向我的老師們,說聲「老師好」。

楊濟襄 | 2013/10/25

生命就是紀錄片。只要你有心,

生命就是紀錄片。只要你有心,人人都可看到自己,最滿意的身影。 楊濟襄副教授國立中山大學中文系教育部「生命禮儀與文化詮釋」績優通識得主       對現代人來說,拍攝影片非常容易,看看youtube每天的上傳量就可知曉;當然,這一切與攝影器材的平易和編輯介面的友善,密切相關。可以說,我們在這個時代已經漸漸習慣用影片來傳遞訊息,甚至用影片來記錄事物、彼此溝通。       我是中文系的老師,平日習慣與文字為伍,我常跟學生說:「會寫中文,不代表就能通情達意;能寫文章,也不代表就是言之有物。」更何況,我們現在面臨著影音流竄、資訊傳播異常快速而飽和的時代?金剛經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善用多媒體固然重要,但是,如何在耳目神馳的混亂中,脫穎而出,「役物而不役於物」,顯然才是勝出的關鍵。       試問,每天看過、讀過這樣多的訊息,您記住了哪些?哪些事能讓您回味無窮、咀嚼再三?答案似乎只有一個:就是貼近你我生活、與我們的生命共鳴互感者。並非所有人都能具備生花妙筆啊!人手一機草就的影片,固然平易可得,但怎能寄望它深刻得讓人念念不忘?紀錄片,可不是隨隨便便的記錄啊!      認識正勳,是在映片場;了解正勳,是在影片中。       他拍攝一系列疾病故事的紀錄片,在2010年更在一群感染科、小兒科、婦產科或腫瘤科的醫生之間,以「一顆」鏡頭的故事,獲得衛生署頒發「傳染病防治貢獻卓越個人獎」。「可以掌握的生命,千萬不要輕易錯過」─這是正勳的呼籲。罹癌父親的驟逝,親子之間似近而遠的無奈和疏離,正勳和父親之間,來不及說出的愛,再也無法回溯及彌補。秉持著與生俱來的導演敏感度,透過細膩而冷靜的蒐羅,正勳注意到,類似的遺憾在台灣的醫院病房裡處處可見。 有了紀錄片,生命縱使會無常的消失,但不會留下遺憾。因為有了紀錄片,病人、家屬與健康或生病的我們,都會對自己的生命有更深刻的體會。「疾病」有了故事,「遺憾」有了紀錄,生命就有希望。─陳正勳        正勳是個善於說故事的導演,他很擅長在影片裡「穿針引線」。透過他的演繹鋪排,紀錄片便是有溫度的生命體。「有故事的你」、「說故事的我」與「聽故事的他」,能夠一同呼吸,一同讚嘆,一同歡呼,一同飲泣。        在正勳成立「小導演大觀眾」的推動下,已發行了上百部的紀錄片,成為學校教學或團體議題討論的最佳媒介。無論是專題演講或是讀書會的帶動,觀眾在紀錄片的故事情境裡得到暖身,心暖了,參與的動力就提高了。紀錄片,讓觀眾產生共鳴,有了感動而打開心房,進而在講師的引導下,才能有深入的互動與對話的可能。「教育」需要紀錄片!心房先暖身了,知識才有真力量。正勳深知這一點的重要,他更是一位難得能夠同時拍得好、說得好與寫得好的人才。因此他經常受邀到台灣各地與兩岸,帶領觀眾從不同的紀錄片裡找到生命的價值。      「豐富生命的秘密,是看見與感受別人的故事;說出自己的故事,就是生命豐富生命的開始」─這是正勳最常說的二句話。他用「小導演大觀眾」的發行平台做為第一句話的實踐。而「大導演看世界」的拍攝計畫,就是他以「企業文化」、「疾病故事」、「生命勇士」、「生態環保」、「我的信仰」與「多元文化」這六大主題作為對第二句話的行動,尋找與鼓勵有感同身受的人,也能拍出自己的故事。      2012年正勳完成的《瑞成書局─種子照亮人間路》百年企業紀錄片,在海峽兩岸所舉辦的映片會往往座無虛席。大家不只認識正勳、認識瑞成書局,還認識了企業所以能永續經營,其活力源泉—竟然是肇因於企業的經營初衷,所形塑、所承傳,綿瓞相沿、終而枝繁葉茂、代代相承的企業文化、企業生命。       正勳的作品所以能產生這樣的影響力,與他處事不紊、對影像材料鉅細靡遺、抽絲剝繭的認真態度有關。正勳將每一位記錄對象的「生命力」,當作他作品的主要元素,更可見他誠懇真摯、「入其理、同其心、合其情」;因此,他每一部作品都能有恰如其分的形貌,和豐富貼切的感動力。多年來我潛研生命禮儀,透過儀俗記錄台灣的人事物,總覺得如果缺乏專業的詮釋、少了合情入理的生命共感,那麼,繁瑣的田野記錄,終將只是埋沒於歷史故堆罷了。        正勳的影像記錄,讓我看到「故事」也可以「活靈活現」,因為,正勳是個有「心」人,他用「心」閱讀每一位記錄對象的生命故事,他用「心」與人交陪,所以他的作品也能讓世間的有心人動容。        正勳用他的影片,記錄人間最平凡的感動,也用他的影片讓大家了解--生命,原來可以擲地有聲,每個人都可以是最不平凡的身影。

 

 

 

專欄作家

張司聿 

許欽福 

陳介玄 

粘錫麟 

楊濟襄 

謝錦桂毓 

陳正勳 

 

 

 

 第一頁 |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最末頁   1 / 1

 
 
 
 
新增網頁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