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導演大觀眾多元教育平台
 

 

 

陳介玄 | 2013/10/25

台灣企業生命史及文明史的啟航

台灣企業生命史及文明史的啟航 陳介玄教授東海大學東亞社會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陳正勳導演要出書了,這是台灣紀錄片發展史上有意義的一件事。與正勳結緣,來自於我在東海大學舉辦的百年企業經營讀書會,邀請到瑞成書局許欽鐘董事長演講,以及播放《瑞成書局─種子照亮人間路》紀錄片。看完這個紀錄片,深受震撼與感動。震撼的是,台灣終於有了一個企業歷經三代,經營百年,以慈孝傳家,在中西百年企業發展史上,補足了華人企業的一個空白;感動的是,正勳導演在這部紀錄片的功力及其用心。深想台灣有這麼優秀的紀錄片工作者,這是瑞成的福氣、台灣中小企業的福氣,也是台灣社會的福氣。因為,有了正勳導演這麼出色的電影工作者,台灣企業要留下其生命史及文明史,即有其現實實踐的可能性。        自己從年少即熱中於電影藝術,也曾在家族的支持下,成立「文笙電影圖書館」,在中部推廣藝術電影的欣賞。所以深知電影作為一個藝術形式,表達的社會影響力。從中外知名的電影導演,我們看到了他們在建構自己的作品中,也為我們開展出一齣齣精彩萬分的人生。因此,我常講,收藏一部電影也就是收藏一部人生,從中我們可以無限的擴展我們對於生命的體會。看了正勳為瑞成書局拍的紀錄片,以及本書他所記錄的內容,不但感受到他對電影表達的熱情,更看到了他對生命一種獨特的關懷形式,和巨大的執著,其精神不輸於我所熱愛的一些電影大師。這是我認為透過他的努力,台灣的文明從產業到多元價值的呈顯,都會有一頁頁璀璨的篇章可以出現。        東海大學東亞社會經濟研究中心,過去二十七年來,一直從事台灣中小企業的研究。希望能對中小企業發展的歷程,有更多的文字記錄和影像記錄。因為我們深知如果企業要短期成功,可以不需要歷史,但是企業如果要跨代傳承,百年永續發展,沒有歷史意識是不可能的。這主要在於企業文化及價值理念,只要是跨代接替,便需要歷史的依託,使這些理念及文化可以隔代傳遞,而不致於湮滅。          正勳為企業文化的紀錄片拍攝工作,恰恰與東亞中心的理念是一樣的。我們認為,現階段台灣中小企業的歷史意識,及其對於過去企業走過生命史之關懷,是需要有人加以啟蒙,並透過有效的文字與影像實踐。正勳的志業,在這個台灣產業尋根,再出發的歷史時刻,有其特別的意義。我們也期盼東海大學,東亞社會經濟研究中心的產業研究,能跟正勳導演為企業生命史的紀錄片拍攝計畫互相呼應,共同創建台灣產業歷史記錄的平台和檔案室,以便使台灣企業走的更遠更長。

許欽福 | 2013/10/11

紀錄一位生命勇士

紀錄一位生命勇士             許欽福總經理百年企業瑞成書局第三代   直到目前為止,百年企業《瑞成書局─種子照亮人間路》紀錄片,在全台灣巡迴放映,已超過150場,而且各界的邀約還持續不斷。當初2012年4月在台中一中百週年慶首映時,設定全台放映的目標數是50場,現在實際放映的場次竟高達三倍以上!   能夠有這樣的佳績,首先當然要感謝執導本片的陳正勳導演,没有他的專業與用心,是不可能拍出如此一部憾動人心的片子!   本片以瑞成書局的發展歷史為架構,以慈悲、親情倫理為靈魂,故能穿越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產生極大的共鳴。這是正勳導演因對其父親在2002年往生的遺憾,連結到本片開拍前家父驟逝的衝擊,產生感同身受的悟力,所擬定出來的創作主旨與方向,十分的適切與成功!   就像他時常講的:「豐富生命的秘密,是看見與感受別人的故事」,因看見與感受到瑞成書局的許多故事,因而更豐富了他的生命,在他年輕而有內涵的生命中,彷彿脫胎換骨般,靈魂更加昇華,因而做了一個勇敢的決定─辭去大學教職!  對於他辭去教職,我並不感到意外,因為誠如他所說的「教職雖然提供了固定與穩定的收入,而且工作是一年一年的增加,薪水是一級一級的往上遞升,不快樂的指數也隨之升高了」。   有了錢卻不快樂,也不自由,不能自由自在地揮灑自己人生彩布,不能做自己生命的主人,這一點對於一位有理想、有抱負、有熱血、有愛心、有實踐力的年輕導演而言,無異是宣告他的人生已然告終。   故他毅然決然選擇離開人人稱羡的大學教職,選擇從攝影機背後走出來,選擇做自己人生電影的主角,選擇去拍出更多的生命故事,去豐富別人的生命,選擇成立「小導演大觀眾」平台,以推廣紀錄片,幫助大家從裡面看到自己,以及選擇當自己生命的勇士,一連串的勇敢行動,對於現在這缺乏理想性的社會,實有如暮鼓晨鐘般,震撼了許許多多沈睡的靈魂!   他的故事,就是「生命勇士」的故事。他選擇一條需要冒險、接受挑戰的人生道路,不想庸庸碌碌地過一生,選擇一條用生命影響生命,讓觀眾因作品而感動,進而改變自己,朝向更幸福健康的生命旅程的一條不易走的道路!   所以,他想以「真善美」的普世價值,來拍六大主題的紀錄片。其中,因瑞成書局紀錄片的緣故,我對「企業文化」特別感興趣。「企業的確需要文化才能永續,而文化需要故事才能代代相傳」,而紀錄片就是讓大家能夠了解企業故事的最佳選擇!   因而,有人看完《瑞成書局─種子照亮人間路》紀錄片而感動落淚,有人因有所啟發而調整了公司的走向,也有人更積極地造福修慧,更有人捐出了百萬幫助導演繼續拍攝李炳南居士的紀錄片。   21世紀來到了心靈產業的時代,透過故事,才能透視個人及企業的精神與靈魂,而唯有像正勳導演這樣一位對自己人生負責的生命勇士,才能精確地傳達這樣的意念。   期盼大家透過「生命,充電趣」這本書,能更加了解作者的過去與未來,了解他對人生、真愛、教育、文化、信仰、生態、生命、生意、企業………等等的看法,進而一起來支持這麼一位有理想抱負的生命勇士。讓紀錄片使自己與家人的人生不再留白,讓紀錄片成為代代相傳的瑰寶,也讓紀錄片成為企業在21世紀的行銷利器!  

陳正勳 | 2013/08/16

態度!

態度!        工作這件事!是生活、是熱情、不只是工作。因為工作經常包含了別人的生活與熱情。你賣的不只是鳳梨酥,它的餡可是包著我們對土地的尊重。一塊小小鳳梨酥可是能創造意想不到的財富。更何況當工作不是千篇一律的作業員,而是創作的時候。這份工作更是有著許多人的生活與熱情,有發起這項工作的人、參與的工作人員,還有願意把故事說出來的人、當然最後我們希望喚起觀眾的熱情。這樣的工作,如果你還只是把它當成工作,希望跟生活分的清楚,那就沒意思了。        我是工作狂!我愛死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在中央大學電影文化研究室,跟著林文淇老師創立中映電影公司。我天天工作十多個小時,經常睡在辦公室裡。天天的工作都是電影,當然還有工作上一堆煩人的報表、會議與雜七雜八的事情。有時事情多到心裡幹的要死,但我全心全意投入工作朝著目標往前邁進與超前,完全不用老闆交待。有些員工老是被老闆當成驢子,要有胡蘿蔔與棍子才會前進。但我要的是舞台可以發光發熱有成就感,所以自動自發。我愛電影,因為這份工作裡有老闆的夢想,他可是抵押房子在幹這件事。因為電影點燃了許多人的夢想,或者至少撫慰許多人的心靈。重要的是,我愛電影。        當工作有機會是生活是熱情的時候,好好把握!當不是的時候,不是你氣死老闆,就是老闆虐待你,或是像我只能無奈。這不是《穿著Prada的惡魔》的情節,要你毀了私人的生活只是為了滿足工作的需要。那是一種態度!對工作裡包含的許多人夢想的一種態度!要的是態度!是態度!

陳正勳 | 2013/05/22

男人不懂

男人不懂 懂得照顧自己的男人,不多了,至少我不是。所以男人愈老愈需要個伴。沒伴的人,是—杯不加糖的咖啡,明明不需要,你還是拿了小湯匙猛攪拌。沒糖,沒另一伴,這咖啡的苦,不懂得照顧自己的男人,最知道。

 

 

 

專欄作家

張司聿 

許欽福 

陳介玄 

粘錫麟 

楊濟襄 

謝錦桂毓 

陳正勳 

 

 

 

 第一頁 |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最末頁   1 / 1

 
 
 
 
新增網頁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