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導演大觀眾多元教育平台
 

 

 

陳正勳 | 2012/01/25

我離職的決定,要感謝同志。

我離職的決定,要感謝同志。 從2006年拍攝愛滋紀錄片以來,每部片的主角恰好都是同志。有人質疑與耽心,我是不是再次強化了同志等同於愛滋的污名連結。這個耽心困擾了我好久,促使我思考為什麼「剛好」都是同志朋友?思考的過程與答案,也成為促使我毅然決然離開教職的原因之一。在說明之前,我要先感謝出現在鏡頭前與生活中的同志朋友們。同志的生命歷程,教我如何去認識、討論與欣賞自己。這是每一個想要真正享有生命能量的人,應該學習的。我是一個異性戀,一個愛女人的男人。我要告訴所有人:同志教會我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愛上別人之前,先學習愛自己。愛自己,是大家常聽到的話。但如何做到愛自己呢?首先整理自己的過去,同時用不同的方式,例如書寫、拍片、照相或畫畫等等,不厭其煩地表達自己的感受。表達一次,不夠,不清楚,就再第二次,第三次,直到自己感動!當感動自己時,生命的能量就豐沛了,你與週遭的人事物彼此有了交融,就有了共鳴。我離職的決定,要感謝同志。決定放慢腳步,先把時間花在認識、探索與愛上自己這件人生大事。 在拍片的過程裡,我認識許多當醫生、大學生、老師、律師、公務員或服務業的異性戀愛滋感染者,為什麼他們就是不願意面對鏡頭?五年前因為《生命角落》的巡迴放映,認識了一位異性戀感染者的女大學生。我陪伴她至今,她還是無法面對鏡頭。她說:「我不想談自己」。這句簡單不過的話,是一顆解答的種子。 為什麼同志比較願意談自己?因為在他們生病之前,其實早就經歷了必須談自己性別認同的練習機會。不論是高調出櫃,或是躲在衣櫃裡的私私密語。在主流的異性戀社會裡,同志必須談自己,認識真正的自己。這就是為什麼同志比較願意勇敢再次面對自己與疾病。面對鏡頭與否,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不談自己或隱藏真實的自己,或許才是真正的死亡。 最近我開始大量的聽古典樂與歌劇。改編自維克多雨果的同名小說《悲慘世界》的音樂劇,故事以法國大革命為背景,講述主人翁被判重刑假釋後,計劃重生做人改變社會,卻遇上諸多困難的故事。這是20世紀80年代以來世界最具影響力的音樂劇。其中一句歌詞唱到:「愛某人就能親眼目睹上帝」。我看到這句歌詞時,內心激動,每個細胞像是音符般,用旋律盤昇我靈魂的高度,直至天堂而感到喜樂。「愛某人就能親眼目睹上帝」,這個人不就是要從自己開始嗎?這不就是我在同志的生命裡,感受到的相同體悟嗎? 有一本書很棒,書名是《心靈寫作》。作者Natalie Goldberg說:「了解真正的自己,並從那裡著手寫起,你將增進世人彼此的了解,從而幫助這個世界」。離職,沒有固定與穩定的收入,我必須承認我的確有時會感到焦慮。這種焦慮,或許就像要真正認識自己時的耽心。如果不冒險,充其量我只不過是一位師資過剩學生過少的教育體制的一位老師。如果不冒險,永遠躲在攝影機的背後,老是拍別人的故事,最後我也只徒留姓名與導演的稱謂,一無所有。生命不會沒有陣痛的,陣痛帶來的恐懼、害怕與筋疲力盡之後,就是重生的喜悅。我滿心創造與期待。        

陳正勳 | 2012/01/24

給琪雅一百分,給女生與男生的

給琪雅一百分,給女生與男生的鼓勵。 琪雅是中州科技大學視訊傳播系大四的學生,這學期她修了我開的「映演產業研究」這門課,擔任小老師。這學期是我在校服務的最後一學期,在六年的任教中,印象裡,我沒有給過同學一百分。琪雅在大四的最後一年,獲得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給出的一百分。琪雅,認真負責。總是耐心地為我安排每次上課的分組討論,交待的工作,也都會與我再三確認。有時打電話問她事情,沒有接,也都會再回撥給我。琪雅,這一百分是妳應得的,是老師長期對妳的觀察與肯定。所以耽心畢業後的妳,別人不會給妳應有的「成功」。為什麼呢?這個疑問,男生也該知道的。這就是我必須要寫這篇文章的原因!我要告訴所有女生們,妳們很棒,妳們要自覺與看見自己真的很棒。尤其在影視產業或者大多的行業,都有普遍忽略女生的現實裡。 這個現實可以追溯到1996年,我考上世新大學廣電系電影組。我記得班上同學大多都是女生,約佔五分之三強。照理說,創作的核心職位,例如導演、攝影師與編劇等,依男女生的人數比,女生擔任主要職位的比例要比較多才對。情況是,女同學的職務大多都是製片、梳化妝、場記,行政文書、管錢或敲通告等工作。很少看到女生擔任重要的職位,而且可以持續的做下去。 2005年,我到中州科技大學視傳系任教。系上約有十位專任老師,女老師只有一位。這個發現來自我在博士班修習性別課程後,檢視工作場域裡的驚訝。在幾乎都是男性教師的環境裡,潛移默化可想而知,女學生缺乏了女性典範。也許她們心裡的口白是,我以後有機會當上視傳系老師的機會,應該是比中樂透還難吧。我沒有仔細地統計中州視傳系,男女同學在職務的分配上,是否相較起我在唸書時,有大幅的改善。女生們是否更有機會頻繁地擔任主要的工作,發揮創意與潛力呢?只是每次我聽到這句話:「這行就是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超人用」時。熟悉感又會把我拉回當初唸大學的氛圍裡。尤其影視這一行的女人們,外表看起來,很多都被磨成像男人一樣。我耽心女生們因此看輕自己的價值,或害怕踏入這一行就可能被操到像男人婆一樣,焦慮不已。 琪雅,這一百分是妳應得的。我不曉得妳如何回顧與看待大學四年的歷程。也許我耽心的事,隨著時代的進步,已大幅改善;或許真的就如我所耽心的,妳錯失了很多表現自己的機會,只成為襯托紅花的一片小綠葉。你們的畢業典禮,我不一定能出席。所以趁著這次機會,提前向所有的男同學與女同學送上祝福的話:請不要再聽信「這行就是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超人用」的廢話,不論那一行都一樣。因為「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超人用」生產出來的「成功」,經常是屬於別人的,例如同事、上司、客戶或者全部歸於你的老闆。這樣的成功,讓你成為動物,淪為彼此搶奪一份為求溫飽的一塊肉。唯有不分男女全部當成「人」的肯定下,我們才不會把力氣花在折磨自己與別人身上,而是全力發揮潛能。這份普世價值的肯定所綻放的成果,將會全然屬於你的與我的。 我知道同學心裡也許會想,現實是殘酷的,代誌不是老師想的這麼簡單。我,經歷過殘酷的現實。正是如此,我才要跟同學們說,如果你們看重自己的價值、態度、誠信與品德。未來公司在尋找或提拔真正的人才時,你們就會被看見。再大的霧,也無法永遠擋住珍珠的光芒。從2009年起,我開設的每一門課的期末成績的計算方式,跟之前完全不同。我會發一張回饋表,請同學仔細地分享在這門課的所學、心得與課程需要改進或者做的很好可以持續保留的部份。最後,同學填上自己覺得該得的期末成績,再由我依據出席狀況、作業報告與課堂表現等等,進行加減分。各位即將畢業的同學與學弟妹們,未來不論面臨什麼困境,記得要先給自己一百分,還有培養自己為自己加分的信心。離開教職後,我不再能夠為你們打分數了,更何況我只能打學業成績。生命的成績,還是由生命的主人自己決定高低。英雄不是用成敗的結果來判斷的;成敗是取決於在人生的過程裡,你有沒有肯定自己,持續加分。我給了琪雅一百分,也提醒所有的同學,畢業後請記得自己給自己嶄新的開始,一百分!              

 

 

 

專欄作家

陳正勳 

謝錦桂毓 

楊濟襄 

許欽福 

陳介玄 

 

 

 

 第一頁 |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最末頁   1 / 1

 
 
 
 
新增網頁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