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導演大觀眾多元教育平台
 

 

 

粘錫麟 | 2010/08/30

鹿港苦力之庶民點滴

「台北查某,鹿港苦力」,是說晚清時代北中的代表人物,那時「藝旦間」在台北逢迎於達官文人之間,帶領女人穿著的時尚風潮,女性魅力,獨步全台;鹿港則仰賴濁水溪出海的港口,肩負兩岸貿易的航運,碼頭邊靠體力掙活的勞動者就叫苦力(念ㄍㄨ  ㄌㄧˋ),這些鹿港苦力做事認真,忠誠度高,是全台最受青睞的勞力工作者。   河東河西,風水流轉,鹿港享受近兩百年的風光後,一是濁水溪的改道,港口淤積,二是台灣割讓日本,日本政府為了防止與清國的「偷來暗去」,採取「鎖台」政策,如此,鹿港彳亍獨行了百年,工商沒落誰說不是賽翁失馬?他留下了眾多的古蹟、歷史建築,人文薈萃的文風,深深的根植在社區的通衢陋巷,宗教文化的興盛,廟宇的頻繁活動,培植人與人的活絡及社區感情的濃厚攀升。   長期在社會底層做人文、環境記錄的紀文章老師,用貼近土地、貼近庶民的苦行,貼身採錄了這些底層朋友的素顏,沒有政客矯情的虛偽  坦然的展現赤子之情,就是「鹿港苦力」縱橫的精髓。   「暗訪」是鹿港比較獨特的宗教活動,因為在中元之時,鬼門大開,無主孤魂,啖盡人間普捨,在享福之後,就像人間亦有不遵守規定的士兵,在關鬼門時,耍賴逾假,可是普通時間,「拜好兄弟」者少,野鬼就會選擇「氣衰」的人家作亂。(註:好兄弟一般指沒人供養的孤魂野鬼,家中有拜公媽者,稱家神)   王爺就會擇時出巡,抓鬼都在夜間,故曰「暗訪」,在鹿港,比較常暗訪的是永安宮(薛王爺),友好廟宇會陪同,范謝將軍一定要隨陣執法;「扛轎」一般都是年輕人負責,近幾年又發展出「轎班會」,聯誼穩固彼此的感情,訓練「七星步罡」的步法。陳文彬、紀文章等當年的研究生組成的「鹿港發展苦力群」,也有幾人投入「扛轎」行列,我戲稱為「秀才擔擔」。   「日茂行」是近年縣政府核定的歷史建築,當年鎮公所為了拆「泉州街」,動及日茂行,才有苦力群的成立,展開一系列的搶救日茂行動;日茂行的管理人「阿堂」,在接下來的日子開始繼承人同意書的印章蒐集,阿堂是傳統雕刻的師傅,工作場所就在日茂行的公廳,當一些朋友聚集喝酒聊天時,我稱之為「公聽會」。   文章老師也是一位音樂工作者,鹿港苦力片頭的歌曲,就是文章老師作詞譜曲,並用鹿港的泉州腔唱出,這部紀錄片絕對是內容豐富,值得一看的佳作。

 

 

 

專欄作家

張司聿 

許欽福 

陳介玄 

粘錫麟 

楊濟襄 

謝錦桂毓 

陳正勳 

 

 

 

 第一頁 |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最末頁   1 / 1

 
 
 
 
新增網頁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