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導演大觀眾多元教育平台
 

 

 

陳正勳 | 2017/10/17

請為愛留下

《請為愛留下》發表於成大醫訊 作者:陳正勳導演 全文 http://teach.med.ncku.edu.tw/newsletter/2803/16.pdf 一輩子是有限的 所以請為愛留下。 不論是用文字或影像。 不論是健康還是生病。 不論是你的,還是你愛的人。請為愛留下。  ———————————————————————————————————————— 「難道不留下什麼就離開嗎?」這是內村鑑三在《留給後世的最大遺產》的提問。他提到「財富」、「事業」和「思想」是大家想,可是卻不是每個人都能留下的東西。留下的東西通常都會有紀錄。財富,可以看存摺。事業,可以讀財報。思想,可以寫成書。但是這些真的是該留給後世的最大遺產嗎?有沒有漏掉真正最該紀錄的事情? 內村鑑三說最大的遺產其實是要留下「勇敢而高尚的人生」。因為這是人人都能留下,也是最該留下的。先留下了人生故事,後面接著留下的財富、事業、思想或是任何東西才能真正的傳承下去。 我是紀錄片導演。雖然曾經為不少人留下他們的人生故事,但是大多時候更是目睹錯失留下的遺憾。畢竟我們總是忙著不停的為生活奔波,打拚事業累積財富。縱使生病了,甚至來到生命末期,也經常忘了留下自己的故事。唯一留下的只有遺憾。 我是紀錄片導演。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居然是沒能為我父親在生病期間留下任何影像,更別提什麼人生故事。 父親在民國91年診斷出肺癌,這時間剛好是我結束新兵入伍訓練,分發下部隊的時候。52歲的父親,歷經電療、化療。原本期待中壯年的他,有很高的五年存活率,結果不到一年他就離開了。最後的日子,從居家安寧到轉進安寧病房。大學與碩士都是唸電影的我,不知道怎麼了,居然都沒有想到要請父親在攝影機前講他的人生故事。甚至連如何安排最後這一段日子,都不曉得該如何與父親討論。彷彿只要不談到這件事,那視而不見的死亡就永遠不會來。 於是病人不開口,家人不敢提。唯一敢照動不誤的,就是牆上從不停下腳步的時間。滴答滴答的走著。 「小燕子」是父親居家安寧療護的護士,一個嬌小的女生,帶著瑪啡止痛針到家裡。她坐在父親的床邊,突然用台語問:「阿伯,你準備好了嗎?」。這句話沒人敢提,但她說的自然,一旁的我們都僵了。我永遠忘不了父親的回答。他笑著說:我準備好了。這一句「我準備好了」,讓父親與家人終於可以敞開心胸,共同面對死亡,並且幫助他完成心願。 儘管如此,我還是沒能為父親留下任何影像與故事。面對這個遺憾,我有千百個理由與藉口可以原諒自己。但這遺憾卻始終像根札在心上的刺,一直伴隨著我。退伍後,我幸運的在大學謀得一份專任教職,專門教授如何拍攝紀錄片。不論是身為紀錄片導演或是老師角色的我,心中有這樣的遺憾,這樣的刺,真是痛苦。直到有一天晚上有位老師對我說:「或許你和你父親的關係,要從他走之後才是真正的開始」,這一句話徹底拔掉了這根刺。 父親在的時候,我來不及為他留下任何影像與故事。正是因為這個遺憾才促使我投入拍攝醫療主題的紀錄片。因為在病人與家屬的每一個鏡頭裡,拍的雖然是別人的故事,卻有著對父親滿滿的思念。因為每完成一部紀錄片,就會少了一次曾經發生在我身上的遺憾。這根刺成為留下故事的魔法棒,為在與不在的人們紀錄下美好的回憶,創造能夠傳承不斷的故事。因為這根魔法棒,不在的人與我的父親都會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生死相安,無遺憾。 2010年衛生署頒發「傳染病防治貢獻卓越個人獎」,我是得獎人之一。其他得獎人有些是感染科、小兒科、婦產科或是腫瘤科的各科醫生。旁邊的醫生問我:您是那一科?我說:我是「一顆」鏡頭,是紀錄片導演。2011年我完成一部紀錄片《愛的希望愛的福阿》,講述一位母親全然接納她的孩子生病的故事。影片一開始,我的旁白說到:「生病是人生少不了的事,不論是病人,還是在身邊陪伴的人,都有他們的故事」。 為愛留下的第一件事為什麼是「勇敢而高尚的人生」,而不是財富、事業或是思想?因為詩人T.S Eliot說:「我們具有經驗,但是我們錯失意義」。人生,如果不去紀錄,記憶就會一再模糊與消逝,最後人生就是空走一回而毫無意義。留下沒有經驗與意義的身外之物,後人是不懂也更不會去珍惜。這就是富不過三代的原因。 一輩子,是有限的。但是如果能為愛留下真正最該留下的人生故事,有限的生命就能傳承下去。沒能為父親留下故事的遺憾成為我這輩子的使命,所以我拍紀錄片、發行紀錄片,以及透過演講與工作坊教大家如何拍片。豐富生命的秘密是看見與感受別人的故事,而說出自己的故事就是生命豐富生命的開始。 請為愛留下,不論是用文字或影像。 請為愛留下,不論是健康還是生病。 請為愛留下,不論是你的,還是你愛的人。 請為愛留下。

陳正勳 | 2016/09/27

老師好

我懷念「老師好」這個問候。民國93年我開始在大學執教,與學生年紀相差不到8歲。年輕教師的活力正如太陽一樣,散播著熱情,希望學生能夠有一技之長。原本想像的教育現場,現實裡卻一步一步變的奇怪。太陽成為夕陽,於是7年後我捨棄了這份教職,開始創業之路。大家對我打招呼的方式,從「老師好」慢慢的變成「導演好」。 三人行雖然必有我師,不過老師在每個人年少求學過程中的影響,往往都會是一輩子的。但是最近有一種強烈感受,同樣一句話與觀念如果是課堂以外的人講,例如明星或者導演,學生反而比較願意聽。所以對學生愈好,反而外面的人對他比較有影響力。這種現象就像是父母與孩子的普遍關係。父母能夠忍受,是因為他們是父母,所以溺愛。教育現場出現這種關係,是因為老師不想多事,不想砸掉飯碗,因為現在的制度溺愛孩子。滿意自己有所成就的人,都能夠想起曾經對他深愛但是嚴格的老師。這種曾經愈來愈少了,也愈來愈晚了。   愛是父母的天性,也是老師的職業道德。我們不缺少愛,愛都多到可以溺死小孩了,缺的是有一個體制能夠保障老師可以教導學生最重要的事,人與人之間的尊重與態度。我懷念「老師好」這個問候,更要大聲向我的老師們,說聲「老師好」。

陳正勳 | 2013/10/11

放下雖有不捨,但什麼都捨不得

放下雖有不捨,但什麼都捨不得的旅程走不遠!         放下雖有不捨,但什麼都捨不得的旅程走不遠!2008年9在職進修考上東華大學多元文化教育博士班,每星期搭上六點多第一班的高鐵直奔台北,再轉太魯閣號到花蓮上課。一下火車站就直奔教室,第二天一下課就直奔火車站回台中教書。原本要三年才能修完的課,我一年半就修完。因為交通費很貴,一個月也要將近一萬塊。所以我對花蓮好山好水的地方,沒有什麼印象,不是在趕車就是在等車。        這一年半的修課不是人過的生活,索性後來我就睡在研究室,經常徹夜趕報告。聽學弟妹說,所上後來改了規定,不准同學二年內修完所有的課。像我這樣瘋狂的人應該不多吧,搞不好也許是第一個。沒幾年也順利通過資格考,取得博士候選人的資格。我只剩下最後的論文,論文早早就起了頭,過去發表的文章也都跟論文有關。但如果要寫完它,並完成一份對的住自己的論文,這需要時間,但可惜現在與可預見的未來,我並沒有這樣的奢華時光。這學期我博士六年級了,之前只短暫休學一學期。但這學期我申請「退學」,放棄這個即將卻又沒有時間到手的學位。老師與朋友說,為什麼不先休學,給自己緩衝一段時間再說。我的想法是,正在創業拍片與發行影片的我,已經很肯定在未來五年內都得投身在事業上。所以與其要拖著到最後可能寫不完,不如在此放手,瀟灑些。        看著這張博士班新生入學,第一次與老師、同學與學長姐聚餐的照片。滿滿的回憶頓時湧上心頭。我放下的是學位,永遠留在心頭的是師生之情。特別感謝二位老師,一位是指導教授王采薇老師,另一位是新生導師張德勝教授。  

陳正勳 | 2013/09/22

《再見再見》是群園帶來的─好

《再見再見》是群園帶來的─好久不見的感動!        今天受邀到「群園基金會」舉辦的青少年戲劇公演《再見再見》,有幾幕的感動像電流通過身體一般,頭皮發麻到差點腦震盪。這群孩子不是專業的演員,但卻是專心在生命現場的舞台上,用自己的故事以戲劇的方式告別生命的某一刻後,重新出發!有一位愛哭天使的小女孩深深感動了我,她的表演有趣,故事感人,表情天真。我想要對她說:「愛哭其實是一種愛的力量,有愛才能打敗魔王」。以前我們總是被教導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現在我明白當有淚彈不出來的時候,記得來看這群孩子的表演就對了。        坐在貴賓席,當主持人曾文德介紹我,而我轉頭跟大家揮手致意時嚇了一跳,這麼多人呀。在表演快結束的時候,我心裡對《再見再見》浮現的第一個初念就是我寫過的一篇文章《好久不見,爸》。結果故事的最後,當舞台上的孩子也說出:「爸爸,好久不見」的時候。我幾乎用盡了力氣把眼淚鎖在保險箱裡,內心激動不已。散場時,把發行的同樣講述高中生熱愛話劇的紀錄片《紙飛機》送給陸正誼執行長後,我快速的離去以便讓感動奪眶而出。        再見,是為了告別過去,見山是山;再見,是為了邁向未來,見山已不是山;再見,是好久不見的生命洗禮後,讓眼裡所見的都是愛。   《好久不見,爸》文章  

陳正勳 | 2013/09/04

張英陣教授-貧窮.希望與儲蓄

張英陣教授-貧窮、希望與儲蓄互助社 張英陣教授        今天到暨南大學拍攝社工系張英陣教授,請他談儲蓄互助社。在近三小時的訪談中,我的眼就像窗外灑落的夕陽,熱熱的微濕。他從小因為父親的關係也就加入儲蓄互助社。印象深刻的是過年除了長輩給的紅包之外,他還可以多拿一份紅包,就是存在儲蓄互助社的錢所配的股息。張老師說當時真的是用一個紅包袋裝著股息,當孩子的他總是超級開心的。他在美國攻讀博士時以貧窮做為論文主題,他分享了一個故事令我難以忘懷。        有一對夫妻當初從宜蘭來台北工作時,先生開計程車太太做點小工,當時一片榮景也存了一點積蓄。他們想說只要好好的工作就能過上美滿的小康生活,結果先生賭博輸掉了家產。太太獨自面對這樣的情況,而她又正懷著第二個孩子,再一個月就要生產了。她沒有足夠的保證金住院生產,家裡的錢又被先生賭光了。快接近生產時她還是籌不到錢,走投無路下,她只好把孩子先托鄰居照顧,自己一個人坐著車回到宜蘭找媽媽。當時手機與電話不普遍,媽媽看著女兒回家很驚喜,問女兒說:你怎麼挺著大肚子一個人回來。女兒說不出口自己的困境,最後說出口的竟是:「好久沒有看見媽媽了,我很想你」。媽媽為女兒煮了一頓飯後,就要女兒趕快回台北待產。她一路坐回台北抱著兒子痛哭一晚。最後她又坐著火車回到宜蘭找媽媽,這一次她不能再說只是因為想媽媽,只好照實講了。        張老師說人是要有尊嚴的,不然那有女兒不敢開口跟自己的媽媽借錢。什麼樣的方式才能借錢借的有尊嚴,儲蓄互助社就是最好的答案。因為這是一個以人為主的社群,而不是以錢為主的組織。               尊重與接納不一樣,尊重是我知道你跟我不一樣,只要你不侵犯到我,我也不會干涉你什麼;接納是我除了尊重之外,還要跟你有互動並建立好的關係彼此幫助。用錢區分人是最快的:有錢人、中產階級與窮人。但最快的方式往往是最糟的開始。我散步在暨南大學的校園裡,夕陽與微風以黃金比例般的調和著每一口我呼吸的空氣,那是滿滿的感動。我慢慢的光合作用這大大小小的故事,期勉自己在明年完成這一部儲蓄互助社的紀錄片。讓每一口的空氣都能叫我們抬頭挺胸!  

陳正勳 | 2013/08/19

世新人

世新人         8月19日世新大學董事長與校長邀請畢業的電影傑出校友聚餐,討論學校要籌拍60年週年校慶的商業電影。我很開心也在受邀之列,在難得日子裡聚集了世新好幾代的電影人。有《光陰的故事》導演柯一正、《九降風》導演林書宇、《我可能不會愛你》敲響金鐘的瞿友寧導演、《犀利人妻》締造收視奇蹟的製作人王珮華等等。董事長與校長親切的叫著我們每個校友的名字,齊隆壬老師跟我說你現在辭掉教職比較有時間了,這件事一定要多幫忙。好多感受與青春不斷湧回身體,不停的湧現在腦海裡。今晚與老師還有學長姐喝的很開心,回到飯店的路上,有一股強烈的感受是:沒有什麼困難,可以難倒世新人的! 【文、圖/公共事務處 李權哲】   世新大學要拍電影了?曾孕育出無數影視人才的世新大學,即將在六十週年校慶之祭,推出首部由世新人打造的電影。本月十九日,董事長成嘉玲特別號召電影界傑出校友齊聚一堂,為世新大學的「螢幕處女秀」共譜序曲。   走過一甲子歲月,世新如何回顧過去、開展未來?成嘉玲說,電影科是世新歷史最悠久的科系,許多人在畢業後從事劇本創作、擔任演員,甚至成了揚名立萬的國際導演。她心想,既然如此,何不集結各路人才、發揮專業?一同以校園情景為藍本,寫下新的故事。念頭逐漸醞釀,終於壯大為眼前計劃。   十九日當天,無論是《光陰的故事》導演柯一正、《九降風》導演林書宇,或是以《我可能不會愛你》敲響金鐘的瞿友寧皆親臨現場,提供寶貴意見。而以《犀利人妻》締造收視奇蹟的製作人王珮華,也不吝分享成功之道:「所有的作品,最終還是回歸到情感」、「故事動人,就會好看」。資深攝影師沈瑞源則建議,除了校慶電影本身,可多拍一支工作紀錄,凸顯世新人與母校的情感連結。   「六十周年校慶電影劇本大綱徵選」正如火如荼進行中。廣播電視電影學系副教授齊隆壬表示,劇本大綱內容不限題材,「獎金十分優渥,歡迎畢業校友、校內教職員生踴躍參加。」報名將於8月30日截止,欲報從速。更多詳情請參考http://www.shu.edu.tw/bbs/AnnounceDetail1.aspx?sID=14547。  

陳正勳 | 2013/08/16

為愛留下

為愛留下        人最怕失望大過於希望,經常處於這樣的狀態到最後就會感到絕望。「為愛留下」就是希望多過於偶爾的失望,決定要為愛的人把接下來的生命,不僅好好的留下來不浪費,更要活的精彩、留的真實。有了愛,人才能留的有意義。能夠活下來,自然就會想要留下什麼。究竟該留什麼,就要回到愛的身上。因為有了愛,才想要留住生命。為愛,該留下什麼?這不是自己就能回答的問題,還要問你愛的人想要你留下的是什麼。也許他想知道的你年輕的時候做過最瘋狂的事?當朋友不理你的時候要怎麼辦?交男朋友要注意什麼等等的。你留下的生命與故事會成為他將來面對選擇時,最好的忠告。        人終究得走!只要讓自己與相愛的人共同想留下來的故事,能夠保存與傳承。這愛就能永恆!「為愛留下」紀錄片的拍攝,就是一段探索共同要留下的是什麼的旅程。這樣我們就不是只能為愛傷心流淚,而是為彼此的愛留下看的見與聽的到的永恆。讓活著的人永遠在我們曾經活著的姿態裡,感到溫暖與找到智慧,並且有勇氣邁向生命的下一個階段。

陳正勳 | 2013/08/16

態度!

態度!        工作這件事!是生活、是熱情、不只是工作。因為工作經常包含了別人的生活與熱情。你賣的不只是鳳梨酥,它的餡可是包著我們對土地的尊重。一塊小小鳳梨酥可是能創造意想不到的財富。更何況當工作不是千篇一律的作業員,而是創作的時候。這份工作更是有著許多人的生活與熱情,有發起這項工作的人、參與的工作人員,還有願意把故事說出來的人、當然最後我們希望喚起觀眾的熱情。這樣的工作,如果你還只是把它當成工作,希望跟生活分的清楚,那就沒意思了。        我是工作狂!我愛死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在中央大學電影文化研究室,跟著林文淇老師創立中映電影公司。我天天工作十多個小時,經常睡在辦公室裡。天天的工作都是電影,當然還有工作上一堆煩人的報表、會議與雜七雜八的事情。有時事情多到心裡幹的要死,但我全心全意投入工作朝著目標往前邁進與超前,完全不用老闆交待。有些員工老是被老闆當成驢子,要有胡蘿蔔與棍子才會前進。但我要的是舞台可以發光發熱有成就感,所以自動自發。我愛電影,因為這份工作裡有老闆的夢想,他可是抵押房子在幹這件事。因為電影點燃了許多人的夢想,或者至少撫慰許多人的心靈。重要的是,我愛電影。        當工作有機會是生活是熱情的時候,好好把握!當不是的時候,不是你氣死老闆,就是老闆虐待你,或是像我只能無奈。這不是《穿著Prada的惡魔》的情節,要你毀了私人的生活只是為了滿足工作的需要。那是一種態度!對工作裡包含的許多人夢想的一種態度!要的是態度!是態度!

陳正勳 | 2013/08/16

十個信徒九個糊塗

十個信徒九個糊塗        十個信徒,有九個糊塗。八個離譜。七個讓人不舒服。六個說的話總是要你折服而不是信服。五個做的事老是霧裡霧裡去讓人看不清楚,迷迷糊糊。四個的性格就是執著成一個字:有夠”盧”。三個最愛事後放炮背後閒話,就是沒他法度。二個交待他的事,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但總是沒眉目。最後只剩你一個人,那就對了!人人都有佛性,神就在心中,少聽那98765432。請好好的聽聽自己內在最單純的唯一聲音,那才是信仰會有力量的開始。

陳正勳 | 2013/08/15

全國商總理事長張平沼

全國商總理事長張平沼        訪談全國商總理事長張平沼先生對於成立台灣百年老店聯誼會的經過,以及對於瑞成書局的認識。他說百年老店拍攝一部紀錄片作為保留歷史與邁向未來的方式,是很好的典範更是值得其他百年老店來學習。在一小時的訪談中,我從這位長者身上學到很多企業之道。最後理事長送我一本他的自傳<全力以赴>。是的,全力以赴!

 

 

 

專欄作家

張司聿 

許欽福 

陳介玄 

粘錫麟 

楊濟襄 

謝錦桂毓 

陳正勳 

 

 

 

 第一頁 |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最末頁   1 / 16

 
 
 
 
新增網頁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