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導演大觀眾多元教育平台
 

 

 

陳正勳 | 2016/09/27

老師好

我懷念「老師好」這個問候。民國93年我開始在大學執教,與學生年紀相差不到8歲。年輕教師的活力正如太陽一樣,散播著熱情,希望學生能夠有一技之長。原本想像的教育現場,現實裡卻一步一步變的奇怪。太陽成為夕陽,於是7年後我捨棄了這份教職,開始創業之路。大家對我打招呼的方式,從「老師好」慢慢的變成「導演好」。 三人行雖然必有我師,不過老師在每個人年少求學過程中的影響,往往都會是一輩子的。但是最近有一種強烈感受,同樣一句話與觀念如果是課堂以外的人講,例如明星或者導演,學生反而比較願意聽。所以對學生愈好,反而外面的人對他比較有影響力。這種現象就像是父母與孩子的普遍關係。父母能夠忍受,是因為他們是父母,所以溺愛。教育現場出現這種關係,是因為老師不想多事,不想砸掉飯碗,因為現在的制度溺愛孩子。滿意自己有所成就的人,都能夠想起曾經對他深愛但是嚴格的老師。這種曾經愈來愈少了,也愈來愈晚了。   愛是父母的天性,也是老師的職業道德。我們不缺少愛,愛都多到可以溺死小孩了,缺的是有一個體制能夠保障老師可以教導學生最重要的事,人與人之間的尊重與態度。我懷念「老師好」這個問候,更要大聲向我的老師們,說聲「老師好」。

陳介玄 | 2013/10/25

台灣企業生命史及文明史的啟航

台灣企業生命史及文明史的啟航 陳介玄教授東海大學東亞社會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陳正勳導演要出書了,這是台灣紀錄片發展史上有意義的一件事。與正勳結緣,來自於我在東海大學舉辦的百年企業經營讀書會,邀請到瑞成書局許欽鐘董事長演講,以及播放《瑞成書局─種子照亮人間路》紀錄片。看完這個紀錄片,深受震撼與感動。震撼的是,台灣終於有了一個企業歷經三代,經營百年,以慈孝傳家,在中西百年企業發展史上,補足了華人企業的一個空白;感動的是,正勳導演在這部紀錄片的功力及其用心。深想台灣有這麼優秀的紀錄片工作者,這是瑞成的福氣、台灣中小企業的福氣,也是台灣社會的福氣。因為,有了正勳導演這麼出色的電影工作者,台灣企業要留下其生命史及文明史,即有其現實實踐的可能性。        自己從年少即熱中於電影藝術,也曾在家族的支持下,成立「文笙電影圖書館」,在中部推廣藝術電影的欣賞。所以深知電影作為一個藝術形式,表達的社會影響力。從中外知名的電影導演,我們看到了他們在建構自己的作品中,也為我們開展出一齣齣精彩萬分的人生。因此,我常講,收藏一部電影也就是收藏一部人生,從中我們可以無限的擴展我們對於生命的體會。看了正勳為瑞成書局拍的紀錄片,以及本書他所記錄的內容,不但感受到他對電影表達的熱情,更看到了他對生命一種獨特的關懷形式,和巨大的執著,其精神不輸於我所熱愛的一些電影大師。這是我認為透過他的努力,台灣的文明從產業到多元價值的呈顯,都會有一頁頁璀璨的篇章可以出現。        東海大學東亞社會經濟研究中心,過去二十七年來,一直從事台灣中小企業的研究。希望能對中小企業發展的歷程,有更多的文字記錄和影像記錄。因為我們深知如果企業要短期成功,可以不需要歷史,但是企業如果要跨代傳承,百年永續發展,沒有歷史意識是不可能的。這主要在於企業文化及價值理念,只要是跨代接替,便需要歷史的依託,使這些理念及文化可以隔代傳遞,而不致於湮滅。          正勳為企業文化的紀錄片拍攝工作,恰恰與東亞中心的理念是一樣的。我們認為,現階段台灣中小企業的歷史意識,及其對於過去企業走過生命史之關懷,是需要有人加以啟蒙,並透過有效的文字與影像實踐。正勳的志業,在這個台灣產業尋根,再出發的歷史時刻,有其特別的意義。我們也期盼東海大學,東亞社會經濟研究中心的產業研究,能跟正勳導演為企業生命史的紀錄片拍攝計畫互相呼應,共同創建台灣產業歷史記錄的平台和檔案室,以便使台灣企業走的更遠更長。

楊濟襄 | 2013/10/25

生命就是紀錄片。只要你有心,

生命就是紀錄片。只要你有心,人人都可看到自己,最滿意的身影。 楊濟襄副教授國立中山大學中文系教育部「生命禮儀與文化詮釋」績優通識得主       對現代人來說,拍攝影片非常容易,看看youtube每天的上傳量就可知曉;當然,這一切與攝影器材的平易和編輯介面的友善,密切相關。可以說,我們在這個時代已經漸漸習慣用影片來傳遞訊息,甚至用影片來記錄事物、彼此溝通。       我是中文系的老師,平日習慣與文字為伍,我常跟學生說:「會寫中文,不代表就能通情達意;能寫文章,也不代表就是言之有物。」更何況,我們現在面臨著影音流竄、資訊傳播異常快速而飽和的時代?金剛經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善用多媒體固然重要,但是,如何在耳目神馳的混亂中,脫穎而出,「役物而不役於物」,顯然才是勝出的關鍵。       試問,每天看過、讀過這樣多的訊息,您記住了哪些?哪些事能讓您回味無窮、咀嚼再三?答案似乎只有一個:就是貼近你我生活、與我們的生命共鳴互感者。並非所有人都能具備生花妙筆啊!人手一機草就的影片,固然平易可得,但怎能寄望它深刻得讓人念念不忘?紀錄片,可不是隨隨便便的記錄啊!      認識正勳,是在映片場;了解正勳,是在影片中。       他拍攝一系列疾病故事的紀錄片,在2010年更在一群感染科、小兒科、婦產科或腫瘤科的醫生之間,以「一顆」鏡頭的故事,獲得衛生署頒發「傳染病防治貢獻卓越個人獎」。「可以掌握的生命,千萬不要輕易錯過」─這是正勳的呼籲。罹癌父親的驟逝,親子之間似近而遠的無奈和疏離,正勳和父親之間,來不及說出的愛,再也無法回溯及彌補。秉持著與生俱來的導演敏感度,透過細膩而冷靜的蒐羅,正勳注意到,類似的遺憾在台灣的醫院病房裡處處可見。 有了紀錄片,生命縱使會無常的消失,但不會留下遺憾。因為有了紀錄片,病人、家屬與健康或生病的我們,都會對自己的生命有更深刻的體會。「疾病」有了故事,「遺憾」有了紀錄,生命就有希望。─陳正勳        正勳是個善於說故事的導演,他很擅長在影片裡「穿針引線」。透過他的演繹鋪排,紀錄片便是有溫度的生命體。「有故事的你」、「說故事的我」與「聽故事的他」,能夠一同呼吸,一同讚嘆,一同歡呼,一同飲泣。        在正勳成立「小導演大觀眾」的推動下,已發行了上百部的紀錄片,成為學校教學或團體議題討論的最佳媒介。無論是專題演講或是讀書會的帶動,觀眾在紀錄片的故事情境裡得到暖身,心暖了,參與的動力就提高了。紀錄片,讓觀眾產生共鳴,有了感動而打開心房,進而在講師的引導下,才能有深入的互動與對話的可能。「教育」需要紀錄片!心房先暖身了,知識才有真力量。正勳深知這一點的重要,他更是一位難得能夠同時拍得好、說得好與寫得好的人才。因此他經常受邀到台灣各地與兩岸,帶領觀眾從不同的紀錄片裡找到生命的價值。      「豐富生命的秘密,是看見與感受別人的故事;說出自己的故事,就是生命豐富生命的開始」─這是正勳最常說的二句話。他用「小導演大觀眾」的發行平台做為第一句話的實踐。而「大導演看世界」的拍攝計畫,就是他以「企業文化」、「疾病故事」、「生命勇士」、「生態環保」、「我的信仰」與「多元文化」這六大主題作為對第二句話的行動,尋找與鼓勵有感同身受的人,也能拍出自己的故事。      2012年正勳完成的《瑞成書局─種子照亮人間路》百年企業紀錄片,在海峽兩岸所舉辦的映片會往往座無虛席。大家不只認識正勳、認識瑞成書局,還認識了企業所以能永續經營,其活力源泉—竟然是肇因於企業的經營初衷,所形塑、所承傳,綿瓞相沿、終而枝繁葉茂、代代相承的企業文化、企業生命。       正勳的作品所以能產生這樣的影響力,與他處事不紊、對影像材料鉅細靡遺、抽絲剝繭的認真態度有關。正勳將每一位記錄對象的「生命力」,當作他作品的主要元素,更可見他誠懇真摯、「入其理、同其心、合其情」;因此,他每一部作品都能有恰如其分的形貌,和豐富貼切的感動力。多年來我潛研生命禮儀,透過儀俗記錄台灣的人事物,總覺得如果缺乏專業的詮釋、少了合情入理的生命共感,那麼,繁瑣的田野記錄,終將只是埋沒於歷史故堆罷了。        正勳的影像記錄,讓我看到「故事」也可以「活靈活現」,因為,正勳是個有「心」人,他用「心」閱讀每一位記錄對象的生命故事,他用「心」與人交陪,所以他的作品也能讓世間的有心人動容。        正勳用他的影片,記錄人間最平凡的感動,也用他的影片讓大家了解--生命,原來可以擲地有聲,每個人都可以是最不平凡的身影。

陳正勳 | 2013/10/11

放下雖有不捨,但什麼都捨不得

放下雖有不捨,但什麼都捨不得的旅程走不遠!         放下雖有不捨,但什麼都捨不得的旅程走不遠!2008年9在職進修考上東華大學多元文化教育博士班,每星期搭上六點多第一班的高鐵直奔台北,再轉太魯閣號到花蓮上課。一下火車站就直奔教室,第二天一下課就直奔火車站回台中教書。原本要三年才能修完的課,我一年半就修完。因為交通費很貴,一個月也要將近一萬塊。所以我對花蓮好山好水的地方,沒有什麼印象,不是在趕車就是在等車。        這一年半的修課不是人過的生活,索性後來我就睡在研究室,經常徹夜趕報告。聽學弟妹說,所上後來改了規定,不准同學二年內修完所有的課。像我這樣瘋狂的人應該不多吧,搞不好也許是第一個。沒幾年也順利通過資格考,取得博士候選人的資格。我只剩下最後的論文,論文早早就起了頭,過去發表的文章也都跟論文有關。但如果要寫完它,並完成一份對的住自己的論文,這需要時間,但可惜現在與可預見的未來,我並沒有這樣的奢華時光。這學期我博士六年級了,之前只短暫休學一學期。但這學期我申請「退學」,放棄這個即將卻又沒有時間到手的學位。老師與朋友說,為什麼不先休學,給自己緩衝一段時間再說。我的想法是,正在創業拍片與發行影片的我,已經很肯定在未來五年內都得投身在事業上。所以與其要拖著到最後可能寫不完,不如在此放手,瀟灑些。        看著這張博士班新生入學,第一次與老師、同學與學長姐聚餐的照片。滿滿的回憶頓時湧上心頭。我放下的是學位,永遠留在心頭的是師生之情。特別感謝二位老師,一位是指導教授王采薇老師,另一位是新生導師張德勝教授。  

許欽福 | 2013/10/11

紀錄一位生命勇士

紀錄一位生命勇士             許欽福總經理百年企業瑞成書局第三代   直到目前為止,百年企業《瑞成書局─種子照亮人間路》紀錄片,在全台灣巡迴放映,已超過150場,而且各界的邀約還持續不斷。當初2012年4月在台中一中百週年慶首映時,設定全台放映的目標數是50場,現在實際放映的場次竟高達三倍以上!   能夠有這樣的佳績,首先當然要感謝執導本片的陳正勳導演,没有他的專業與用心,是不可能拍出如此一部憾動人心的片子!   本片以瑞成書局的發展歷史為架構,以慈悲、親情倫理為靈魂,故能穿越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產生極大的共鳴。這是正勳導演因對其父親在2002年往生的遺憾,連結到本片開拍前家父驟逝的衝擊,產生感同身受的悟力,所擬定出來的創作主旨與方向,十分的適切與成功!   就像他時常講的:「豐富生命的秘密,是看見與感受別人的故事」,因看見與感受到瑞成書局的許多故事,因而更豐富了他的生命,在他年輕而有內涵的生命中,彷彿脫胎換骨般,靈魂更加昇華,因而做了一個勇敢的決定─辭去大學教職!  對於他辭去教職,我並不感到意外,因為誠如他所說的「教職雖然提供了固定與穩定的收入,而且工作是一年一年的增加,薪水是一級一級的往上遞升,不快樂的指數也隨之升高了」。   有了錢卻不快樂,也不自由,不能自由自在地揮灑自己人生彩布,不能做自己生命的主人,這一點對於一位有理想、有抱負、有熱血、有愛心、有實踐力的年輕導演而言,無異是宣告他的人生已然告終。   故他毅然決然選擇離開人人稱羡的大學教職,選擇從攝影機背後走出來,選擇做自己人生電影的主角,選擇去拍出更多的生命故事,去豐富別人的生命,選擇成立「小導演大觀眾」平台,以推廣紀錄片,幫助大家從裡面看到自己,以及選擇當自己生命的勇士,一連串的勇敢行動,對於現在這缺乏理想性的社會,實有如暮鼓晨鐘般,震撼了許許多多沈睡的靈魂!   他的故事,就是「生命勇士」的故事。他選擇一條需要冒險、接受挑戰的人生道路,不想庸庸碌碌地過一生,選擇一條用生命影響生命,讓觀眾因作品而感動,進而改變自己,朝向更幸福健康的生命旅程的一條不易走的道路!   所以,他想以「真善美」的普世價值,來拍六大主題的紀錄片。其中,因瑞成書局紀錄片的緣故,我對「企業文化」特別感興趣。「企業的確需要文化才能永續,而文化需要故事才能代代相傳」,而紀錄片就是讓大家能夠了解企業故事的最佳選擇!   因而,有人看完《瑞成書局─種子照亮人間路》紀錄片而感動落淚,有人因有所啟發而調整了公司的走向,也有人更積極地造福修慧,更有人捐出了百萬幫助導演繼續拍攝李炳南居士的紀錄片。   21世紀來到了心靈產業的時代,透過故事,才能透視個人及企業的精神與靈魂,而唯有像正勳導演這樣一位對自己人生負責的生命勇士,才能精確地傳達這樣的意念。   期盼大家透過「生命,充電趣」這本書,能更加了解作者的過去與未來,了解他對人生、真愛、教育、文化、信仰、生態、生命、生意、企業………等等的看法,進而一起來支持這麼一位有理想抱負的生命勇士。讓紀錄片使自己與家人的人生不再留白,讓紀錄片成為代代相傳的瑰寶,也讓紀錄片成為企業在21世紀的行銷利器!  

謝錦桂毓 | 2013/10/01

生命是什麼?記錄了才知道!「

       正勳是個靈秀的生命,一個有自覺的「呆子」,一個單純的為自己快樂,也設法讓他人把快樂散發出來的人。他明白記錄的重要、音像的力量,所以痴心投入拍攝、發行、推廣紀錄片的工作,為生命作見證,為這塊土地上的人留住精彩。他從《謝錦》紀錄片發現了痴呆的我、認了我,我也因此認了他。有了這個呆子緣分,我要說幾句話讓大家更瞭解他。        每個人來到世上,都要跟世界連結。要連結就要對話,要對話就要先找到自己的媒介,鍛造自己,才能跟自己說話;能跟自己說話,才能和世界對話。正勳跟自己說話的媒介是他鍾情的那顆「鏡頭」。於是,從學電影、音像藝術管理到多元文化教育,一路痴心嚮往,全力以赴的造就自己。走到今天,呆氣大發,除了讓自己快樂,更為了讓眾多見證生命意義的故事得以照亮人間,毅然辭去有清譽且安穩有收入的大學教職,投入邀請有緣人一起紀錄、見證生命價值的行動—拍攝、發行、推廣紀錄片。        正勳是直面生命的,他要的是瞭解自己、尊重差異、接納多元,「認真把快樂做大」,把「愛」傳播出去。他秉持的信念是:「豐富生命的意義,是看見與感受別人的故事;說出自己的故事,就是生命豐富生命的開始。」        這個世界觀、生命觀決定了他的心態,指導了他放大並拉高格局,從「企業文化」、「疾病故事」、「生命勇士」、「生態環保」、「我的信仰」到「多元文化」,都在他的關懷視野中,也是他做紀錄片拍攝、發行、推廣的戰略指導。同時,紀錄片是「有故事的你」、「說故事的我」與「聽故事的他」的共同創作與詮釋,因此也放大了生命的能量,完成了我、你、他三方面的連結。        這本書表面上是正勳創業與成果的說明,精神上則是要傳達一份理念與實踐的過程以及未來的想像。正勳希望讓外界更加認識他之後,能夠找到更多理念相同的受訪者或贊助人拍攝與發行影片,為生命的精彩存在與在這塊土地上認真活過的人作見證。        正勳說:「生命由天,記錄靠人。記錄是充電器!電力愈強,生命愈精彩!」他心甘情願為在這塊土地上的生命付出,需要被理解,需要被支持。生命是自己的,我們是局中人,不是旁觀者,那就請一起來共襄盛舉,為生命、為這樁事業祝賀。 陳正勳這個呆子的故事:〈生命,充電趣!關於我和這家公司的故事!〉 〈小導演大觀眾-紀錄片發行與說明〉 〈大導演看世界-影片拍攝理念說明〉 《謝錦》紀錄片10分鐘搶先看 

陳正勳 | 2013/09/22

《再見再見》是群園帶來的─好

《再見再見》是群園帶來的─好久不見的感動!        今天受邀到「群園基金會」舉辦的青少年戲劇公演《再見再見》,有幾幕的感動像電流通過身體一般,頭皮發麻到差點腦震盪。這群孩子不是專業的演員,但卻是專心在生命現場的舞台上,用自己的故事以戲劇的方式告別生命的某一刻後,重新出發!有一位愛哭天使的小女孩深深感動了我,她的表演有趣,故事感人,表情天真。我想要對她說:「愛哭其實是一種愛的力量,有愛才能打敗魔王」。以前我們總是被教導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現在我明白當有淚彈不出來的時候,記得來看這群孩子的表演就對了。        坐在貴賓席,當主持人曾文德介紹我,而我轉頭跟大家揮手致意時嚇了一跳,這麼多人呀。在表演快結束的時候,我心裡對《再見再見》浮現的第一個初念就是我寫過的一篇文章《好久不見,爸》。結果故事的最後,當舞台上的孩子也說出:「爸爸,好久不見」的時候。我幾乎用盡了力氣把眼淚鎖在保險箱裡,內心激動不已。散場時,把發行的同樣講述高中生熱愛話劇的紀錄片《紙飛機》送給陸正誼執行長後,我快速的離去以便讓感動奪眶而出。        再見,是為了告別過去,見山是山;再見,是為了邁向未來,見山已不是山;再見,是好久不見的生命洗禮後,讓眼裡所見的都是愛。   《好久不見,爸》文章  

陳正勳 | 2013/09/04

張英陣教授-貧窮.希望與儲蓄

張英陣教授-貧窮、希望與儲蓄互助社 張英陣教授        今天到暨南大學拍攝社工系張英陣教授,請他談儲蓄互助社。在近三小時的訪談中,我的眼就像窗外灑落的夕陽,熱熱的微濕。他從小因為父親的關係也就加入儲蓄互助社。印象深刻的是過年除了長輩給的紅包之外,他還可以多拿一份紅包,就是存在儲蓄互助社的錢所配的股息。張老師說當時真的是用一個紅包袋裝著股息,當孩子的他總是超級開心的。他在美國攻讀博士時以貧窮做為論文主題,他分享了一個故事令我難以忘懷。        有一對夫妻當初從宜蘭來台北工作時,先生開計程車太太做點小工,當時一片榮景也存了一點積蓄。他們想說只要好好的工作就能過上美滿的小康生活,結果先生賭博輸掉了家產。太太獨自面對這樣的情況,而她又正懷著第二個孩子,再一個月就要生產了。她沒有足夠的保證金住院生產,家裡的錢又被先生賭光了。快接近生產時她還是籌不到錢,走投無路下,她只好把孩子先托鄰居照顧,自己一個人坐著車回到宜蘭找媽媽。當時手機與電話不普遍,媽媽看著女兒回家很驚喜,問女兒說:你怎麼挺著大肚子一個人回來。女兒說不出口自己的困境,最後說出口的竟是:「好久沒有看見媽媽了,我很想你」。媽媽為女兒煮了一頓飯後,就要女兒趕快回台北待產。她一路坐回台北抱著兒子痛哭一晚。最後她又坐著火車回到宜蘭找媽媽,這一次她不能再說只是因為想媽媽,只好照實講了。        張老師說人是要有尊嚴的,不然那有女兒不敢開口跟自己的媽媽借錢。什麼樣的方式才能借錢借的有尊嚴,儲蓄互助社就是最好的答案。因為這是一個以人為主的社群,而不是以錢為主的組織。               尊重與接納不一樣,尊重是我知道你跟我不一樣,只要你不侵犯到我,我也不會干涉你什麼;接納是我除了尊重之外,還要跟你有互動並建立好的關係彼此幫助。用錢區分人是最快的:有錢人、中產階級與窮人。但最快的方式往往是最糟的開始。我散步在暨南大學的校園裡,夕陽與微風以黃金比例般的調和著每一口我呼吸的空氣,那是滿滿的感動。我慢慢的光合作用這大大小小的故事,期勉自己在明年完成這一部儲蓄互助社的紀錄片。讓每一口的空氣都能叫我們抬頭挺胸!  

陳正勳 | 2013/08/19

世新人

世新人         8月19日世新大學董事長與校長邀請畢業的電影傑出校友聚餐,討論學校要籌拍60年週年校慶的商業電影。我很開心也在受邀之列,在難得日子裡聚集了世新好幾代的電影人。有《光陰的故事》導演柯一正、《九降風》導演林書宇、《我可能不會愛你》敲響金鐘的瞿友寧導演、《犀利人妻》締造收視奇蹟的製作人王珮華等等。董事長與校長親切的叫著我們每個校友的名字,齊隆壬老師跟我說你現在辭掉教職比較有時間了,這件事一定要多幫忙。好多感受與青春不斷湧回身體,不停的湧現在腦海裡。今晚與老師還有學長姐喝的很開心,回到飯店的路上,有一股強烈的感受是:沒有什麼困難,可以難倒世新人的! 【文、圖/公共事務處 李權哲】   世新大學要拍電影了?曾孕育出無數影視人才的世新大學,即將在六十週年校慶之祭,推出首部由世新人打造的電影。本月十九日,董事長成嘉玲特別號召電影界傑出校友齊聚一堂,為世新大學的「螢幕處女秀」共譜序曲。   走過一甲子歲月,世新如何回顧過去、開展未來?成嘉玲說,電影科是世新歷史最悠久的科系,許多人在畢業後從事劇本創作、擔任演員,甚至成了揚名立萬的國際導演。她心想,既然如此,何不集結各路人才、發揮專業?一同以校園情景為藍本,寫下新的故事。念頭逐漸醞釀,終於壯大為眼前計劃。   十九日當天,無論是《光陰的故事》導演柯一正、《九降風》導演林書宇,或是以《我可能不會愛你》敲響金鐘的瞿友寧皆親臨現場,提供寶貴意見。而以《犀利人妻》締造收視奇蹟的製作人王珮華,也不吝分享成功之道:「所有的作品,最終還是回歸到情感」、「故事動人,就會好看」。資深攝影師沈瑞源則建議,除了校慶電影本身,可多拍一支工作紀錄,凸顯世新人與母校的情感連結。   「六十周年校慶電影劇本大綱徵選」正如火如荼進行中。廣播電視電影學系副教授齊隆壬表示,劇本大綱內容不限題材,「獎金十分優渥,歡迎畢業校友、校內教職員生踴躍參加。」報名將於8月30日截止,欲報從速。更多詳情請參考http://www.shu.edu.tw/bbs/AnnounceDetail1.aspx?sID=14547。  

陳正勳 | 2013/08/16

態度!

態度!        工作這件事!是生活、是熱情、不只是工作。因為工作經常包含了別人的生活與熱情。你賣的不只是鳳梨酥,它的餡可是包著我們對土地的尊重。一塊小小鳳梨酥可是能創造意想不到的財富。更何況當工作不是千篇一律的作業員,而是創作的時候。這份工作更是有著許多人的生活與熱情,有發起這項工作的人、參與的工作人員,還有願意把故事說出來的人、當然最後我們希望喚起觀眾的熱情。這樣的工作,如果你還只是把它當成工作,希望跟生活分的清楚,那就沒意思了。        我是工作狂!我愛死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在中央大學電影文化研究室,跟著林文淇老師創立中映電影公司。我天天工作十多個小時,經常睡在辦公室裡。天天的工作都是電影,當然還有工作上一堆煩人的報表、會議與雜七雜八的事情。有時事情多到心裡幹的要死,但我全心全意投入工作朝著目標往前邁進與超前,完全不用老闆交待。有些員工老是被老闆當成驢子,要有胡蘿蔔與棍子才會前進。但我要的是舞台可以發光發熱有成就感,所以自動自發。我愛電影,因為這份工作裡有老闆的夢想,他可是抵押房子在幹這件事。因為電影點燃了許多人的夢想,或者至少撫慰許多人的心靈。重要的是,我愛電影。        當工作有機會是生活是熱情的時候,好好把握!當不是的時候,不是你氣死老闆,就是老闆虐待你,或是像我只能無奈。這不是《穿著Prada的惡魔》的情節,要你毀了私人的生活只是為了滿足工作的需要。那是一種態度!對工作裡包含的許多人夢想的一種態度!要的是態度!是態度!

 

 

 

專欄作家

張司聿 

許欽福 

陳介玄 

粘錫麟 

楊濟襄 

謝錦桂毓 

陳正勳 

 

 

 

 第一頁 |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最末頁   1 / 16

 
 
 
 
新增網頁4